看山西苍穹如何崛起 老丈人投资6000w

在”潜伏”了两年之后,投资已逾6000万的网络游戏《苍穹》,今年7月7日在太原高新区高调亮相。这款由山西本土自主研发的网游,在当天举行的首发仪式上,吸引了全国80家媒体和近150家经销商齐聚龙城。

    而研发《苍穹》的山西问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CEO李月斌,也正一拨接一拨地接受着来自天南海北的记者们的专访。本报记者在约访3次之后,才见到了这位曾让温家宝总理”眼前一亮”的年轻人。

    温总理说:”呦,怎么来了个这么年轻的企业家”

    今年7月4日晚,在山西考察的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企业负责人座谈会。会上,李月斌作为唯一一个民营企业家代表,与阳煤集团等几家大型国企的负责人应邀参会。

    “呦,怎么来了个这么年轻的企业家啊……”看到刚满30岁的李月斌后,温总理笑着问道,”你是做什么的啊?”

    “我是做动漫游戏产业的。”

    “这个行业好。山西过去有不少企业是把产品做出去了,把污染留下来了,你从事的这个产业是低能耗、零排放,是一个非常好的朝阳产业,山西应该多发展这种类型的产业……”

    跟总理的几句对话过后,李月斌的紧张感迅即一扫而光。7月8日,李月斌坐在办公室里回忆说:”总理太平易近人了,他跟你说话,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一样,让你似乎感觉不到他是一个国家的总理。他的话让我很受鼓舞。”

    玩掉几百万 玩出个”梦之队”

    李月斌受邀参加如此重要的座谈会,并非偶然。这都始于当初那个沉迷网络游戏、花掉几百万元的大玩家。

    李月斌从1999年开始接触网游,直至沉迷到可以一个月不出一次网吧,玩遍了国内所有的经典网游,花掉几百万,游戏水平也一度达到”以一人挑战全服(务器)所有人”的境界。

    但往事已如烟散去。现在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当属”玩而优则商”,俨然已把当年的”不务正业”,演变成了一项事业,2007年10月,正式成立问天科技。也从那时起,他的理想就没变过— 做中国最好的网游!

    在公司成立的近两年时间里,李月斌可以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甚至5天5夜不合眼;也可以几十趟往返于太原-北京-珠海,不厌其烦的通过各种渠道接触一位游戏人才,利用感情、利益等攻势想方设法将他”挖”到问天。

    至今,李月斌已经到过国内几十家游戏公司去网罗人才,金山、九城、盛大、完美等大牌公司都遭过他的”毒手”,以至于行内现在一提起李月斌,就会有老板回应道:李月斌啊,认识啊,原来他经常来北京和我们吃饭,结果吃着吃着就不见人了,紧接着公司里就有几个员工也不见了— 都跑到问天了。

    比起当初,问天的规模增长超过70倍,已从最初的4人发展到一支近300人的团队,平均年龄24岁。更重要的是,几乎所有的关键岗位,李月斌都从外面引来了至少一位行内的顶级人物。在这位年轻的老总看来,眼前的这支团队堪称”梦之队”,人人都能独当一面。

    “梦之队”的工资也很可观,平均月薪8000元。对于核心人才,李月斌可以给到50万年薪。但钱并不是万能的— “他们能放弃沿海一家上市公司,跑到太原来做游戏,钱还不是主要因素。我想他们主要还是对我做游戏的理念比较认可,大家都想创一番事业吧。当然我也有’风险共担,利益共享’的承诺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不能否认的是,李月斌确实大方,承诺中包含的给员工的40%收益分享,意味着游戏一旦赢利,这份收入可能会高出工资上百倍。

    此次颇受外界关注的《苍穹》,其制作水平在国内当属中上游,而其画面更是被业内人士认定为国内顶级。内容不乏”山西风”元素,比如游戏中最宏伟的一座城,便脱胎于平遥古城。目前,已经有几个国外企业在谈判买断《苍穹》的版权,据太原日报记者了解,这个价格大约已经开到了1000万美元。

    在《苍穹》内测的第一天,有2.8万人下载游戏,服务器爆满。李月斌希望这个数字可以达到15万,”那时,保守计算每个月也有1500万毛收入吧。”

    实际上,在李月斌的全盘计划中,《苍穹》的战略意义还在于:第一,起到了融合团队的作用;第二,有一定”试水”的作用,亲自感受一下行业的水深水浅;第三,通过《苍穹》也让他把整个的研发平台构建完毕。

    就在《苍穹》上线之际,问天已将另外三款不同风格的游戏同时立项— 《蜀仙》、《英雄问天》、《封神》,三款游戏预计1年内全部完成研发,”从2年研发一款,到1年同时研发三款,这就是《苍穹》的作用,我希望到时候,《封神》在线人数在《苍穹》的基础上提高两倍。”

问天背后的”大人物”

    问天的大手笔,背后另有其人— 山西新超管业董事长闫风明。闫与李的关系,实为翁婿。

    以孵小鸡起家的闫风明,经历充满传奇。这位个矮、貌不惊人的56岁的男人坐在宽敞的infinity越野车里,跟本报记者谈起当年的创业经历,语调不高却显出得意,得意的是自己虽只为农民出身、只有小学5年级学历,然而却在过去20多年里,屡屡能在关键时刻做出一个个赢得商机的”生死抉择”。

    他干过养殖,搞过化工。1992年开始做暖气片,那个时候他已十分注重专利,独家研制出的”700600″,以其散热面积大、造型美观的特点,迅速让他声名远播。然而就在2002年暖气片生意如火如荼之时,他却断然转行,并在4年之后彻底关停暖气片厂,开始投身管材,经过4年研发期的痛苦之后,2007年开始大幅赢利。又在这个节点上,闫风明再次转行,将目光投向了文化产业。

    其间的故事还得从女婿身上讲起。李月斌最初搞动漫游戏产业,十分希望能得到岳父的投资。不过提议多次,都被闫风明驳回。然而闫风明还是利用出差间隙,亲自到网吧看了两三回。广阔的市场让他动了心,另外看到贤婿对游戏的挚爱,让他打定主意进军文化产业。他跟李月斌说,这个市场足够大,咱们要不干就不干,要干就来大的。

    但同时,这位有着浓厚乡土情结的企业家,拒绝了女婿去北京上海开办公司的意愿,”你要去北京上海,我就一分钱都不给你投了”,闫风明从来不相信外面关于山西搞不出动漫游戏的断言。

    今年3月,闫风明找到了素不相识的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张新伟,希望高新区能解决问天办公场地的问题。第二天,张新伟便前往问天调研,看过之后当即拍板。那时,数码港内已没有一块现成的场地能满足问天的要求,于是张新伟当天就决定把数码港里3000平方米的大厅拿出来全部给了问天。3月27日,问天入驻数码港。作为重点培养的龙头企业,还被破格免掉了5年场地费用。

    实际上,闫风明做事谨慎异常,在投资前他已然深思熟虑,”我也想过最坏的结果,大不了6000万扔了,但这基本也不太影响我新超管业的正常运营,所以我才会投这么多。”

    同时,出于对女婿充分的信任,也让他放心将6000万甚至更多资金交给李月斌。”我这个女婿很朴实,从不搞花天酒地,平常身上也不带钱,请客吃饭了才想起打电话让司机把钱送过去。另外他也很能吃苦,经常通宵达旦”,闫风明面露得意,然后压低声音:”说实话,我觉得这款游戏想不成功都难,我就觉得它成功的概率是99%……”

    李月斌对此也毫不怀疑,但同时让他感慨的是,两年前省内是一家游戏公司,两年后还只这一家。

在”潜伏”了两年之后,投资已逾6000万的网络游戏《苍穹》,今年7月7日在太原高新区高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